◈ 第9章 一擊殺敵

第10章 白石清言參戰

所有人幾乎都是第一次看到白石清言,對於他自然也有幾分的好奇,而這其中尤以更木劍八以及他肩上的草鹿八千流和涅繭利為主。

「呦,你就是卯之花隊長的男人嗎?哈哈,一定很厲害吧,有空可要和我好好互砍一下!」更木劍八一臉兇相的瞪着白石清言,好似一隻噬人的野獸。

「加油小劍,加油小白!加油加油!」隨便給人亂取外號,也只有草鹿八千流這個粉紅頭髮的小蘿莉幹得出來。

「白石清言是嗎,我現在對你的身體真是萬分的感心情,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就讓我在你的身上做一些實驗嗎!」科學怪人涅繭利那一種看着戀人一般的眼神讓白石清言寒毛直豎。

這種時候,當然要靠卯之花烈那強大的氣場,才將場中的眾人給鎮壓下去,然後大家就一起前往浦原喜助的浦原商店,向他尋求打開黑腔去往虛圈的方法。

黑腔是虛往返於現世或者尸魂界與虛圈的通道,類似於死神的穿界門,幾位隊長其實都擁有強制打開黑腔的能力,只是因為黑腔會通過斷界,不是太安全,所以眾人才會想到要找浦原喜助,通過他的工具打開黑腔,則不容易因為斷界而導致時間出現差錯。

「哎呀,各位隊長以及副隊長的前來,真是讓小店蓬蓽生輝啊。」浦原喜助扇了扇他的紙扇懶洋洋的笑了笑,然後看向白石清言:「沒想到白石先生也會前來啊,聽說你給有澤同學一個醒靈丸,我只在書里看過,還沒看到實物呢。」

「你想要?」白石清言笑道:「可惜那是最後一枚,不然倒是可以送給你研究研究。」

「那真是遺憾。」浦原喜助點了點頭,然後跳到一個架子上:「於我右手放上聯絡邊界之石,以我左手緊握束現實之劍黑髮牧羊人的絞頸之椅,彩雲群聚而來,我輩狩獵朱鷺。」話音一落,架子中間就打開了一個黑腔。

告別浦原喜助,眾人穿過黑腔到達虛圈,立刻就開始尋找眾人的靈壓,很快大家就分散開來,更木劍八和草鹿八千流向著黑崎一護的方向而去,朽木白哉則是感覺到自己妹妹朽木露琪亞的靈壓虛弱,帶着山田花太郎而去,涅繭利和涅音夢則是向著滅卻師石田雨龍和阿散井戀次而去,估摸着他是感興趣石田雨龍的滅卻師之力為何突然恢復了。剩下的卯之花烈,白石清言以及虎徹勇音則是向著另一邊靈壓已經虛弱到無的茶渡泰虎而去,原本白石清言是想要去救井上織姬的,不過靈壓感受到井上織姬現在和有澤龍貴在一起,而且兩人周圍也暫時沒有其他的靈壓,白石清言也就不着急前去,而是乖乖的呆在卯之花烈的身邊。

茶渡泰虎此時已經昏迷在地了,他的身邊則是一個頭戴牛頭骨型面具的破面,破面的身後則是一群骷髏士兵,此破面名為路德本,是葬討部隊的隊長,而他現在的任務就是處理掉戰敗的茶渡泰虎以及破面NO.107剛騰拜恩·莫司克達,不過就在他準備進行處理時,發現不遠處三個人影自風沙中顯現出來。

「你們是何人?」路德本問道,戴着面具的臉色,看不出任何錶情。

「護庭十三隊四番隊隊長,卯之花烈。」卯之花烈沉穩的自我介紹着

「我是副隊長,虎徹勇音。」虎徹勇音見隊長介紹也連忙自我介紹。

「我是護庭十三隊四番隊隊長卯之花烈的丈夫,白石清言。」白石清言出於禮貌,也優雅的做了個自我介紹,不管怎麼說,一千年前,他也是個貴族,這些基本禮儀還是知曉的。

「我們只是來給大家療傷的,沒有想跟你們打鬥的意思。只要你們不妨礙我們的事,我們也不會對你們動手的。」卯之花烈依然是那副不溫不火的語氣,只是說到最後,語氣中已經有了一絲的威脅痕迹,顯然,如果路德本不知好歹的話,她絕對不會客氣的。

「看來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位明智的隊長呢。」路德本也是有自知之明的,自己絕對不會是隊長的對手,故而果斷的準備撤退。

「等等。」這時,一直沒說話的白石清言突然開口:「不好意思,我可沒有我的夫人那麼明智哦!」說著,白石清言拔出斬魄刀笑道:「阿烈,你應該不會介意我在這裡動刀吧!」

「當然,請便吧!」卯之花烈一邊走到茶渡泰虎身邊一邊點了點頭,同時還招呼虎徹勇音救助剛騰拜恩·莫司克達。

看着面前拔出斬魄刀的白石清言,再感覺他身上散發出的靈壓,路德本咽了咽口水,然後拔出斬魄刀:「葬討部隊隊長路德本。」

「什麼嘛,原來不是十刃啊,我看你那麼多手下,還以為至少也是個十刃呢,真是讓我失望啊。」白石清言這話倒不假,畢竟是一千年沒有好好動過手了,這些破面都還不夠他熱身呢,他也確實迫切的想要一個能交手的對象。

這話聽到路德本耳中,可就讓他不爽了:「該死的死神,竟然敢瞧不起我,生長壯大吧,髑髏樹!」

「不好意思,我的目標可不是你,所以,請你還是趕快死去吧!」白石清言揮刀一喝:「歸回吧!毀鷇王!」話音一落,斬魄刀就變成一把長矛,與雙殛之丘上時的那個巨大長矛一般無二,只是變成了正常大小,而且表面覆蓋著一層紅色火焰,散發著灼人的熱浪。

「毀鷇王,那是雙殛?」虎徹勇音聽到白石清言的解放語大吃一驚。

卯之花烈點了點頭:「沒錯,毀鷇王原本就是清言的斬魄刀,只是一千年前他自我封印,斬魄刀留在尸魂界,被山本總隊長設為處理極刑的工具。」

路德本死死地盯着白石清言,以防止白石清言突然攻上來,只見眼前一閃,白石清言已經從他的視線內消失了,再出現時,已經到了他的跟前,而且毀鷇王的矛頭也已經刺進了路德本的胸口,路德本感到一股灼熱從他的胸口傳出來,低頭看去,卻見不知何時矛頭已經**了,而且就連白石清言也已經遠去了。

「轟!」白石清言剛走到卯之花烈身邊,路德本的身體就發出一聲爆炸,屍骨無存,只留一些火焰在天空飄散。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