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死神巔峰 第3章 白石清言的身份_安故小說
◈ 第2章 破面襲來

第3章 白石清言的身份

又是一天的時間過去了,白石清言回到家,剛準備做些什麼,突然,兩股強大的靈壓散發出來:「這是,和昨晚差不多的靈壓,不過,似乎比昨晚的強大了許多,還是去看看吧!」想到這裡,白石清言朝着自己肩膀一拍,然後只見一個穿着黑色和服的和白石清言一模一樣的男子從白石清言的身體上分離出來,他跳到窗台上,然後往空座町東側飛去。

空座町東側的小樹林中,一個巨大的坑窪處,兩個穿着白色衣服的男子站在那裡,其中一個正常人身高,一頭黑髮半邊臉上有個白骨似的面具,另一個則高大了許多,下巴則有一個白骨似的面具,相同的是,兩人的胸口都有一個圓形的洞。在他們周圍,遠遠近近的倒着不少的人,看樣子,已經全部死了,而在他們兩個的對面,則站着一個女人,赫然就是井上織姬,在她的腳下,有澤龍貴和茶渡泰虎都已經昏迷不醒。

「殺了她,牙密!」黑髮的男子說道。

「知道了!烏爾奇奧拉!」牙密大笑一聲,然後抬起右手拍向井上織姬。就在這時,突然一道刀光一閃,牙密攻向井上織姬的那隻手,連同胳膊,被整個兒劈了下來,而井上織姬的面前,則站着一個穿着黑色和服的男子,正是白石清言。就在此時,又是一個黑色和服的男子閃了過來,當他看到面前的景象時,大吃一驚:「茶渡,井上,龍貴,還有,你是……白石!」此人正是急急趕了過來的黑崎一護。

「清言!」井上織姬也是非常震驚的看着面前那個熟悉又陌生的男人,顯然是不相信自己熟識多年的朋友,竟然還有這麼一個身份。

「呵呵。」白石清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雖然不太想這麼快就以這種身份和你見面,不過,剛才可真是千鈞一髮,我也是沒辦法啊!」

「可惡!」被斬去一臂的牙密大怒,顯然是沒想到自己竟然連一個照面都沒有,就被斬去了一隻手臂。

「看來你陷入苦戰了,需要交換嗎?」烏爾奇奧拉冷冷的看了看白石清言,然後說道。

「閉嘴!」牙密大怒,緩緩的拔出了腰間的刀:「哼!沒想到居然要用到斬魄刀!」

白石清言眼睛一眯:「果然是斬魄刀嗎?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看樣子,是什麼新物種嗎?」

「新物種?開什麼玩笑!」牙密大怒,拔出刀一刀砍向白石清言,白石清言也不閃躲,將斬魄刀橫在胸前,牙密的刀就再無法前進一步了。

「好厲害!」井上織姬和黑崎一護都是大驚,顯然沒想到兩人的實力竟然那麼強大,尤其是黑崎一護,此時才發現自己是那麼的弱小。

「力量是有了,其他的,實在沒什麼用處了,你的斬魄刀就只是用來斬擊的嗎?如果不想死的話,發揮出你全部的力量吧!」白石清言冷冷的看着牙密不屑道,那神情,連井上織姬看了都覺得陌生。

「可惡!」牙密大怒,剛準備發怒,就被其身後的烏爾奇奧拉阻止了:「牙密,我們走吧,必須要將這裡的情況儘快報告給藍染大人。」牙密聽了,恨恨的看了白石清言一眼,然後跟着烏爾奇奧拉打開黑腔走了,白石清言也不阻止,就任由他們離開了。

「躲在暗處的兩個傢伙,出來吧!」等烏爾奇奧拉和牙密離開了,白石清言朝着暗處說道。

「哎呀,真沒想到現世竟然還有這麼厲害的死神,真是讓人大吃一驚啊!」在一個懶洋洋的聲音發出之時,一個皮膚黝黑的女人和一個帶着一頂帽子,面色上懶洋洋的男子走了出來。

「你們是什麼人?」白石清言問道。

「這句話應該是我們問你吧!」女人喝問道:「我可不記得尸魂界有你這麼一個人物存在!」

「哎,夜一,別那麼衝動嘛,我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浦原喜助,她叫做四楓院夜一。」浦原喜助笑着阻止四楓院夜一,然後自我介紹道。

「原來是四楓院家的人。」白石清言看了看四楓院夜一,然後說道:「我叫做白石清言。」

「沒聽說過的名字,你到底是什麼人?」四楓院夜一警惕的看着白石清言,顯然是是對這個突然出現的陌生死神很是戒備:「不過,白石?似乎在哪聽過這個姓氏。」

「我是織姬的朋友。」白石清言笑道:「我倒是有些事想問你們呢,剛才那兩個人到底是什麼東西?」

「你!」四楓院夜一聽到白石清言那敷衍般的回答很是氣憤,剛準備說什麼,便被浦原喜助阻止了:「那兩個人叫做破面,是領悟了死神能力的虛。」

「原來如此。」白石清言自言自語:「果然是新物種。」然後走到井上織姬身邊,一把將織姬和地上的有澤龍貴抱起來:「那個茶渡泰虎和黑崎一護就交給你們了,我先帶織姬和有澤同學回去了。」說完,便一躍飛上了天,反正這周圍的人也已經死光光了,倒是不怕被人看見井上織姬和有澤龍貴在天上飛。

「怎麼樣,這件事你如何看?」待白石清言帶着井上織姬和有澤龍貴離開,四楓院夜一朝浦原喜助問道。

浦原喜助搖了搖頭:「看不透,真是完全看不透這個人,不過我從他的身上感覺不到任何敵意,希望他是友非敵吧。」說著,走到茶渡泰虎身邊將他扶起來,然後說道:「我們走吧!」四楓院夜一點了點頭跟了上去,而黑崎一護盯着白石清言離去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然後在浦原喜助的催促下也跟了上去。

「清言。」白石清言家中,看着正在為有澤龍貴療傷的白石清言,井上織姬欲言又止,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白石清言替有澤龍貴治療好,轉過頭看着井上織姬,笑道:「織姬,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是不是對我是死神感到很好奇。」

「嗯。」井上織姬點了點頭,然後便看着白石清言,希望她能給自己一個解釋。不過顯然,這次白石清言沒準備將事情解釋清楚:「不好意思,織姬,這件事等以後你自然會知道的。」

「哦。」井上織姬並不是那種刨根究底的人,所以也沒有再追問什麼,而是選擇了對白石清言,這個她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的完全信任。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