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死神巔峰 第5章 有澤龍貴的能力_安故小說
◈ 第4章 初顯威

第5章 有澤龍貴的能力

傍晚,吃過晚飯的白石清言準時躺在床上休息,雖然是在休息,但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隔壁的井上織姬身上,並沒有一絲的放鬆。

而就在白石清言剛剛休息的時候,井上織姬的家裡,此時也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唉?想要住到我家裡嗎?」井上織姬看着面前穿着暴露制服,波濤洶湧的松本亂菊疑惑道:「可以倒是可以,但是為什麼?……」話音未落,井上織姬就被松本亂菊完全打斷了。

「真是爽快啊!我就知道你會答應的,我就是喜歡你這一點啊,織姬!」松本亂菊豪爽的將井上織姬抱入懷中,直勒得井上織姬直喊痛。

「喂,大晚上的別在門口亂叫,會影響別人休息的!」白石清言不知何時出現在門口,朝着松本亂菊喊道,同時抬起頭朝着坐在屋頂的日番谷冬獅郎喊道:「喂!小子,沒地方睡就先到我這裡吧!」

「不必了!」日番谷冬獅郎果斷的冷酷拒絕了。

「嘁,還真是個冷酷的小孩。」白石清言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朝兩個女孩子揮了揮手:「那兩位美女,晚安了!」說著,就回自己屋子裡了。

松本亂菊和井上織姬一起進屋,然後就借了浴室開始洗澡,至於日番谷冬獅郎,則是依然留在屋頂數他的星星了。

「水溫還可以吧?」蹲坐在浴室外面的井上織姬問道。

「很好啊。」松本亂菊將自己完全泡在水裡,很是舒服的舒了口氣:「雖然有些窄。」

「對不起。」老好人一般的井上織姬立刻開始道歉。

松本亂菊見井上織姬誤會了自己的意思,連忙解釋道:「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頓了頓,然後開口問道:「織姬,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什麼?」

「那個白石清言到底是什麼人啊?」由於雀部長次郎從頭到尾都沒有解釋過白石清言的身份,而白石清言自己也沒有開口自我介紹,所以,好奇心作祟的松本亂菊想要從井上織姬這裡打開突破口。

「清言啊。」井上織姬不禁陷入了回憶之中:「從我有記憶開始,清言就是除了大哥對我最好的人了,在學校里我被人欺負,都是他幫我出的頭,而且每次我傷心,他總是變着法的讓我開心,我聽大哥說,似乎他的親人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只留給他一個住處以及大筆的錢財。其實清言一定過得比我還苦吧,我至少還有大哥,可是他從來都是一個人,一個親人都沒有。」說著,井上織姬漸漸陷入沉默,松本亂菊也不說什麼,兩人之間的氣氛寂靜的很。

「來了!」不知過了多久,原本躺在床上的白石清言突然睜開眼睛,往自己肩上一拍,死神形態立刻從身體里出來,然後白石清言立刻一個瞬移出了屋子。屋外天上,日番谷冬獅郎和松本亂菊已經變成死神模樣了,而井上織姬則和松本亂菊的義骸呆在一起。

白石清言甫一出來,便被井上織姬看到了,井上織姬連忙求救:「清言,你快幫幫亂菊小姐他們吧!」

白石清言笑道:「這是自然,打架這種事,怎麼能讓女人和孩子上呢!」說著,白石清言一個瞬步走到日番谷冬獅郎和松本亂菊面前,面對着兩個破面笑道:「麻煩你們讓一下,好讓我活動活動,畢竟,已經很久沒有好好打一架了。」說著,在兩個破面身上掃了掃:「雖然,沒什麼好活動的。」

「換人了嗎?」說話的是一個梳一根細辮子,身材瘦長的中青年,面具為頭部類似倒船狀頭盔,他似乎沒在意白石清言的話,只是自顧自的說道:「本人是破面NO.11,蕭隆庫方。」

「死神,白石清言!」白石拔出腰間的刀,指着另一個身材高大,半邊臉是面具的破面說道:「也報上你的名字吧!」

「想要以一敵二嗎?」另一個破面拔出腰間的斬魄刀:「破面NO.14,納奇姆·格林迪那。」

「解放你們的斬魄刀吧,不然,可就一點意思都沒有了。」白石清言揮了揮手手中的刀輕笑道。

蕭隆庫方面色一變,朝邊上的納奇姆互相點了點頭,然後冷哼道:「真是狂妄,你以為你斬下牙密的一隻胳膊就可以這麼狂妄嗎?」

「截斷吧,五鋏蟲!」

「…………」(納奇姆的解放語沒有,自己自行想像吧!)

「原來如此。」退到遠處的日番谷冬獅郎和松本亂菊都被兩個破面奇怪的刀劍解放以及突增的靈壓怔住了,只有白石清言還是那副不緊不張的模樣:「所謂的斬魄刀解放原來是這麼回事,有點意思。」

「哼,既然我們已經歸刃了,也請你解放你的斬魄刀吧,否則的話,你可就沒有機會了。」蕭隆庫方咔嚓咔嚓着他歸刃後出現的尖長的白骨爪子,放肆的大笑道。

「那個叫作歸刃啊。」白石清言揚了揚手中的刀笑道:「雖然我是很想滿足你的願望,只是可惜了,我手中這把只是普通的刀,連淺打都不是。」

「注意嘍,我可要先攻擊了,畢竟,我的武器不趁手嗎!」

「縛道之六十三鎖條鎖縛!破道之八十八飛龍擊賊震天雷炮!」

一連兩個鬼道根本不給兩個破面反應得機會,結束之後,白石清言一個瞬步就退後了好幾步,根本看都不看兩個破面。

「可惡!」爆炸的煙霧中傳來一聲怒吼。

「哦?」白石清言似是詫異的轉過頭:「沒想到,你們竟然還活着,還真是,命大啊!」說完,一個瞬步衝到煙霧中,一刀划下,只見煙霧中鮮血直飈,然後白石清言才似解決一般的轉身回屋內了。

日番谷冬獅郎和松本亂菊滿臉驚異的看向煙霧,納奇姆的身影並未出現,而蕭隆庫方的身形則是很快就從煙霧中掉了下來,而且看樣子,已是死的不能再死了,並且屍體也開始消散開來,而過了一會兒煙霧散去,也再沒有納奇姆的身形,顯然是在剛才破道中就已經死的屍骨無存了。

「好,好厲害!」日番谷冬獅郎滿是不可思議的盯着已經空無一物的雜亂的現場,剛才的兩個破面,他也感覺的出來,即使自己限定解除,也不是可以立刻解決的,可是那個叫做白石清言的陌生死神竟然只是一個破道再加一刀,就完全解決了。

屋內的白石清言無奈的甩了甩手中的刀,嘆氣道:「果然,沒有斬魄刀,打起架來還真是不舒服啊。」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