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突突出重圍 突突出重圍第10章 訪問美國在線免費閱讀_安故小說
◈ 突突出重圍第9章 人口不足只能計劃經濟在線免費閱讀

突突出重圍第10章 訪問美國在線免費閱讀

「抗衡美國,需要多少人口?」

「洲長,這個我不知道,但作為一個後發國家,至少需要五億人。」

會議室里,郝人左邊坐着西蒙,右邊坐着安妮,前面還有一大堆各部門的領導。

「馬勒戈壁,千萬不要讓我知道誰貪污、徇私枉法,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就在大家正襟危坐之際,郝人又吐出幾個字。

「我相信各位都是單純且聰明的,不會幹傻事。」

「安妮,那些王八蛋開工沒有?」

「開工了,目前正在瘋狂進度。」

郝人拿起演講稿看了看:「嗯,記住,動員底層人,把房價拉高點,物價降低點,先讓他們每天工作十三個小時,過半年降低到十二個小時。」

「再過一年降低到十一個小時。」

「再過一年降低到十個小時,十個小時,是最低限度。」

「另外,要照顧好老人和小孩,我要知道哪個人是凍死或者餓死,嘿嘿,你們懂得。」

「另外,這個……國企使用的資源消耗就不要錢了啊,這可是油水很足的差事,我要知道誰貪了一毛錢,嘿嘿!」

「房價一定要高,其他的物價一定要低,特別是肉類和蔬菜,每天最低工資必須能夠購買五十斤。」

「這兩年都沒有房子,首付就不需要了,每個人都可以貸款買到一棟房子,孤獨的老弱病殘免費領取。」

「若是因為工作殘疾或者什麼大病,公司要至少賠償一套房錢。」

「汽車也不要這麼貴,要有好的汽車產業,必須使用數量衝擊全球市場。」

「還有,這個牙膏牙刷、水壺、水瓶、床單、被褥啥的,咱們人口太少,造不了,看看哪裡能進口,跟人家簽訂貿易協定,進口稅就不需要了,咱們現在也沒有這產業。」

「還有,移民的時候,一定要查清楚,是不是抽那個的,若是有酗酒的特徵堅決不要,必須大學畢業,黑黑、混血滾。」

「最近有什麼花費沒有?」

「有,」安妮將單子交給他。

郝人接過來看了一眼:「啊!只是訓練使用b52、c130就花了一億美金!」

(相當於後世一百億)

安妮撇撇嘴:「b52一個小時十萬美金並不多,再說,還有c130,現在航空煤油不夠了,咱們還得向美國買。」

「唉!」郝人心疼地一拍大腿:「我剛剛放了五億國債!」

「唉?這糧食怎麼消耗這麼多,十萬噸就這麼沒了?」

「每天消耗一萬噸,一個月三十萬噸,一年豈不是三百六十萬噸,還好,美國給的多,能撐到下一年。」

「嗯?引進桌椅要這麼多錢?!這輕工業看着不如重工業賺錢,買的時候是真的燒錢。」

「嗯?飛機保養一次花這麼多錢!這個月竟然花了六十萬美元!」

(相當於後世六千萬)

安妮在旁邊嘟囔了一句:「這還只是飛機保養,若是大修的時候,可是幾十倍。」

「還有,坦克、雷達、裝甲車、導彈、預警機、補給船等東西,都需要向美國進口零件,就算咱們有技術也造不了,沒有人口。」

「還有,咱們現在的化工產品、水泥、啥的都是國外買的,不過,都是那些資本家買。」

「玻璃、窗框、火柴、釘子、電燈泡、衣架、檯燈、衣服、鞋襪、圖書、木箱、柜子、塑料桶、垃圾箱、鍋碗瓢盆等都需要從國外進口。」

郝人擺擺手,示意她先停一停。

「安妮,若是這些都能自己造,需要多少人口?」

「保守估計,最少也需要三億人吧!」

一聽三億,郝人又絕望了,九百多萬人口,啥時候才有三億人!

「不管怎麼樣,引進高質量人才,刻不容緩,黑黑、混血、猶太滾!」

「唉!原子彈啥時候才能造出來。」

旁邊的西蒙問了句:「洲長,要不要建立股市?」

「股市?」郝人考慮了一下說:「可以建立股市,但不允許非公司人員炒股,資產在十萬天元以下的禁止參與他人公司炒股,別問,問就是不想說。」

「蚊子這麼多,有沒有蚊香?」

西蒙搖了搖頭:「咱們現在蚊香也造不出來,人口全在重工業,抽不出來。」

「算了,進口吧,輕工業這一片不需要繳納進口稅,盡量壓低物價,方便人民。」

「人民?」眾人面面相覷:「什麼意思?」

「這個人民……」郝人想了想,如何解釋這個詞呢?

「人民就是,養育我們的公民。」

「對了,這個底層人看病問題怎麼樣?」

西蒙搖了搖頭:「咱們人口全在汽車、鍊鋼產業鏈上,人口不足,醫生非常非常少……」

「不僅如此,各種各樣的藥品都沒有,最基礎的藥品也沒,藥盒也沒……」

「飼料、磷肥、鉀肥、鹽、糖、水果都沒有……」

郝人不禁有些懊惱:「那我們有什麼?」

「肥沃的土地,豐富的礦資源,但我們需要時間……」

「好了,別廢話了,是不是連一張涼席、一台電風扇都沒有?」

「洲長,這你都猜到了……」

「那有沒有衛生紙?」

「沒有……這個也需要進口……」

「那咱們的剪子、餐具、瓶子、窗帘、毛毯、毛巾、雨傘、雨衣、拖布、水盆、洗衣粉、洗頭膏、沐浴露是不是也需要進口?」

「是的,洲長。」

郝人簡直要崩潰了,即使未來有一千八百萬人,也需要從國外進口海量的工業品。

「注意啊,咱們這個鐵礦石,那是相當的好,加價20%賣,能賺一點是一點。」

「好的,洲長。」

郝人考慮了一下說:「槍炮都得造,人口確實少,那就少造一點吧,借鑒下美國技術。」

「另外,這個飛機經零件……」

西蒙攤了攤手:「洲長,真擠不出人,即使再多abc萬人口也不夠……」

郝人知道現在這個人口的確不足,既然西蒙叫苦,說明他已經儘力。

「那飛機零件就算了,不過我相當不甘心怎麼連雨傘都造不出來!」

「對了,漢語別忘了,你們有空的時候多學下,以後這就是官方語言,五年內一定要普及漢語,十年內要消滅所有外語!」

「從現在起,那個條幅什麼的,英語和漢語同時標記。」

西蒙拿出小本本記了下來:「是,洲長。」

郝人繼續指導說:「自動化,一定要提倡自動化,通用股東昨天跟我聊過自動化,我就覺得挺不錯,要想個辦法評定自動化,自動化越高的工廠,加汽油、用電什麼的優惠力度越大。」

「加快港口與輪船建設,從國外大量引進輕工業用品,特別是生活用品,一定要保證老百姓吃得飽吃的好,有一定的精神享受等。」

「還有,這個……我們的旗幟……」

西蒙一聽,從兜里掏出一個旗幟打開。

「洲長,旗幟我們還是可以生產的,您看。」

郝人接過來看了看:「紅底的天堂之門,不太好,用黑色的吧,黑色代表了肅殺,正好適合本洲長的權威。」

「好的洲長,等下就讓人去更正。」

「另外,記住,天洲只有一個習慣,那就是春節,誰敢搞別的,先抓,抓完不變的直接殺,平時多宣傳宣傳,別被抓了再說沒聽到,我這個人不喜歡講法律,法律你們去講,我講權威。」

西蒙一直拿着小本本在記錄,不時點頭。

「另外,等軍工廠建立起來以後,立即生產槍支彈藥,兵工廠為國家生產的產品不需要納稅,免費使用鐵礦。」

西蒙好奇地問了句:「洲長,生產多少?」

「只要沒有外國訂單,就一直生產,不要吝嗇,用錢買炮彈,總比拿去做戰爭賠款好的多,對了,槍支製造ak,這個槍好使又方便,不過,要讓那些軍火商,把ak設計成小口徑子彈。」

「洲長,」一名衛兵進入帳篷:「日本大使來了,就在外面。」

郝人對此嗤之以鼻:「什麼戰敗國,讓他等着吧,等本洲長開完會再說。」

「是,洲長。」

士兵走出門外,對還在等待的日本首相岸信說:「你等着吧,洲長正在開會。」

其實,郝人剛才說的什麼,岸信一清二楚,他是研究過漢語,而衛兵之所以能給郝人當衛兵,就是因為他也懂漢語。

聽到郝人叫日本戰敗國,岸信緊了緊拳頭,隨即,又放了下來。

日本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還要什麼面子,讓國家發展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這裡,他猶如一個戰犯一樣,老老實實地站在帳篷外。

過了許久,會議終於開完,一大群人從帳篷里魚貫而出,對於這個像是低頭認錯的老頭兒,並沒有太多關注。

過了一會兒,安妮走出來對他輕蔑說了句:「別等了,洲長讓你進去。」

「好的。」

岸信走進帳篷,見郝人正得意地坐在椅子上看着手裡的文件,聽到腳步聲,瞟了他一眼後,又低頭看文件,也沒有說讓他坐下。

岸信很有禮貌地對他鞠了個躬:「您好,洲長先生。」

郝人這才慢條斯理地放下文件:「我這個人不喜歡拐彎抹角,你們日本就是戰敗國,所以,我瞧不起你們也是很正常的,你說對不對?」

岸信遲疑了一秒,點點頭說:「沒錯!」

郝人對他這種烏龜精神表示非常欣賞。

「好,不錯,非常我,我就欣賞你這種人,說說你的來意。」

到這裡,岸信剛才的憤怒全無,全身心的進入談判。

「我們日本想和天洲做生意。」

「繼續說。」

「我們能夠提供水壺、棉被、蚊香、紙張、傢具等一切輕工業產品,只是,希望天洲能夠向日本出售鐵礦石、鋁土礦、無煙煤、銅礦等。」

郝人躺在椅子上想了想,這事可不能這麼輕易答應了。

「可以,可以購買天洲鐵礦石、鋁土、無煙煤,但要用天元。」

「天元!」岸信有些震驚地看了看郝人。

郝人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天元。」

這一招很厲害,天洲沒有說自己向日本出口汽車,但日本為了獲取天元,只能進口天洲的汽車。

「否則……免談,若是你答應,日本向天洲出口的輕工業產品,不收進口稅。」

聽到不收進口稅幾個字,岸信立即點頭:「我們答應了!」

送走岸信,郝人得意地對安妮說:「日本每年要進口至少abc萬噸鐵礦石,僅僅這一項,就需要花費三億天元以上,而這些,需要進口至少十五萬輛汽車。」

安妮有些疑惑:「日本能消化這麼多汽車?」

「哼,」郝人指了指西邊說:「日本會幫我們賣到歐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