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山的狙擊手第1章  第一章

不晚,我都一直寫的。
犯罪輕喜劇,殺死那個擦窗人完結啦。
兵分兩路,在寶秦離開時,伏擊在對面山頭的警察隊伍就觸動了,任sir早就用望遠鏡一直觀察,對山的狙擊手一槍爆頭,射下德保,子彈是當頭命中的。
此時,阿Jo拿着槍,手抖得跟帕金森老頭一樣,他忙說:「不是我開的槍。」
劉議員:「不,不是你開槍的吧。」
劉議員指着窗戶上的彈孔,這次的派對也太驚喜了吧。
阿Jo抖着嘴,猶自強辯:「特效來的,特效來的。」
說罷,議員摸着血,「這血液也太真,真了吧。」
一頭昏過去。
會議室內混亂一片,腦漿噴出的保鏢德保,拖着殘腿的珍珍,一臉呆相唯獨鼻子撞歪的阿廣,倒霉的白貓肚子嚇得肚子一鼓鼓,這是它第二次目睹槍擊。
貓生經歷非常豐富。
現場最清醒的是「李小龍」。
這穿着李小龍服飾的保潔公司老黃,只有他毫髮無損,形象威武,他抹了一把汗,這誤打誤撞進來寶家,為著還債被報社的人逼着進來偷拍寶家內部,沒想到猛料還在後頭。
現在攤上這麼個大事。
他的大腦還算轉得過來。
他認出了滿臉鮮血的人是大塊頭阿廣,他奮力笑着,「阿廣,這麼巧。」
上一次家明在片場意外喪命,沒想到阿廣出現在寶家這個「片場」上。
對面山頭的警察看到持槍罪犯被擊斃,任Sir連忙向隊友比了個勝利的「yeah」手勢。
經濟犯罪調查科接手了寶家的案件。
早在3個月前,就有人舉報寶家集團里有人非法買賣土地。
跟拍多時的李家二公子,終於拍到寶家的保鏢德保向官員行賄。
然而,劉議員提前拿到了這個證據,轉移給寶琴前,寶琴只知道,被定罪的是德保,打狗看主人,寶琴提前把畫面剪輯了,將德保和大林鎖死,一起定罪。
畫面被剪輯,再播放出來。
大林和官員喝下午茶的畫面,剪輯進廢棄停車場交易的視頻里。
鄭司長被坑進去了,移花接木不是什麼新鮮事,難的是寶琴布下的天羅地網。
她忍氣吞聲這麼多年,自己的老公在外面養了那麼多情人,還不是顧及寶家的顏面,兩人的財產又捆綁在一起。
但寶琴這次徹底放手,門鎖上的密碼,竟然還是那個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