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蕭辭嘶吼着,「不會的……」
他的心此刻猶如被被利劍穿心,心痛得不能自已。
他的目光落在空落落的懸崖,旁邊還聽着他的那輛賽車,可剛剛坐在上面的人卻已經……
蕭辭想着沐雲瑤那條已經跛了的腿,
「底下的人是你什麼人?!不要過去!」裁判的聲音令蕭辭回過神。
蕭辭張了張唇,可想要說的話卡在了喉嚨里。
是啊,他現在是沐雲瑤的什麼人呢?他們已經分手了……
殪崋俞穗趕了過來一把拉住蕭辭:「不要過去!」俞穗目光瞥了一眼懸崖而又很快移開了。
她的唇角有了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這麼深的懸崖,沐雲瑤定無生還可能。
哪怕是一個健康的人掉下去也是非死即傷,更何況沐雲瑤可是一個跛子。
你不要怪我……
俞穗心理想着,手中的動作卻是沒有停,她拉着蕭辭的手臂:「蕭辭!意外已經發生了,我們只能接受它……」
蕭辭轉過頭望着俞穗的眼神冰冷,俞穗被那駭人的眼光嚇得心頭一跳。
她的餘光瞥見來接應的人向她頷首,俞穗微不可查的朝着他點點頭。
另一邊,懸崖底下。
沐雲瑤從未想過自己會離死亡那麼近,若她沒有受到藤蔓的阻力,想來她也不會僥倖活下來。
沐雲瑤抬頭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
上面的峭壁上生出細細的藤蔓,一簇簇的猶如一張巨大的網。
離她落下的位置不遠的地方長着參天大樹,上面結着細小的果子。
但她現在這樣的狀況,移動一步都不行。
她的跛腳此刻傳來劇痛,先前因為開車踩油門的疼痛還沒有止住。
現在她的這條腿再次摔了一次,鑽心蝕骨的疼痛就快要磨滅了她的意志力。
沐雲瑤死死咬着下唇,嘴裏一股腥甜蔓延着。
她垂眸看向自己已經鮮血淋漓的腿,若不是她那條跛腿,她或許就不用在這裡等死了。
沐雲瑤凄然一笑,喃喃自語道:「三年前我逃過了一劫,現在我卻要在這裡等死。」
一陣陣的暈眩感襲來,在閉上眼睛之前,餘光瞥見有人來了。
然後沐雲瑤漸漸失去知覺。
昏迷了數日的沐雲瑤才睜開疲憊的眼睛。
抬眼望去,一片刺目的白,她喃喃自語:「我這是在哪?」
然後深吸一口氣,刺鼻的消毒水的氣味激得沐雲瑤清醒了一些。
她環顧四周,她此刻躺在病床上,她以為自己待在懸崖底下會慢慢等死。
可沒想到,她又來了醫院,想來她已經是醫院的常客了。
這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