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網找黑子!致富從抓間諜開始!李蛋石伊 第9章_安故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隨着一聲震耳欲聾的嘎巴聲,巨無霸的脖子斷裂了,他的眼中充滿了無法置信。他的身體失去了平衡,倒在了擂台上,發出了一聲沉悶的聲響。

鐵頭的勝利是毋庸置疑的。他的拳頭狠狠地砸在巨無霸的後脖子上,力量的衝擊讓巨無霸的身體瞬間失去了力量。這一幕發生的太快,讓人幾乎無法反應過來。

在場的觀眾都驚呆了,他們看着巨無霸倒下去的身影,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巨無霸一直是這座酒店的金牌打手,原本以為他能輕而易舉的拿下鐵頭,可誰能想到,結局卻出乎意料。

隨着一陣清脆的鈴聲,比賽結束的信號在空氣中回蕩。主持人匆匆走上擂台,激動地握住鐵頭的手,高聲向全場宣布了他的勝利。

「唉,真可惜,如果剛才我也押上了,還能賺上一筆呢。」

石伊事後諸葛亮地嘆了口氣,隨即用一個響指召喚來服務員,並給鐵頭打賞了五萬元。

「你挺有錢唄,榜一大哥唄。」

李蛋看着鐵頭,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無奈,對這個花錢如流水的傢伙感到有些無語。

「你覺得鐵頭這人怎麼樣?」

石伊和李蛋在豪華的沙發上落座,他轉過頭,好奇地詢問李蛋的看法。李蛋沉思片刻,才緩緩開口。

「他的身手挺厲害的,頭腦冷靜,比賽中有自己的策略。你不會是看上他了,想挖角吧。」

話音剛落,鐵頭就收到了有人給他打賞的消息。他不顧身上的傷口,急忙來到石伊的私人包間表示謝意。

「感謝兩位老闆的賞識!」

鐵頭倒了一杯酒,向石伊和李蛋敬酒。

「你的身體沒事吧?」

看到鐵頭身上的血跡,石伊顯得有些擔憂。鐵頭卻只是微笑着回答:

「習慣了,這都是小意思。」

「坐下來聊聊?」

石伊拍了拍旁邊的沙發,邀請鐵頭坐下。鐵頭沒有拒絕,畢竟對方剛剛給予了五萬元的慷慨打賞,他自然不好意思不給這個面子。

「我想問一下,你這一場比賽能收入多少?方便透露嗎?」

石伊給自己倒了杯酒,順帶詢問鐵頭的收入情況。

「這有什麼不方便的,一場比賽的基本收入是一萬,再加上打賞的話,多少就不一定了。不過,通常一場比賽下來,身體都需要休息兩個月左右才能恢復,如果運氣不好,不幸受傷甚至身亡,那就只能自認倒霉了。」

石伊點點頭,拿起酒杯與鐵頭碰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

「有沒有考慮過去發展點別的?畢竟地下黑拳這種機會不是每天都有。」

鐵頭沉默了片刻,才回答道:

「地下黑拳就是吃青春飯,一個人能幸運地打上五年已經很不錯了。我又沒有其他一技之長,只能做這個了。」

鐵頭的回答透露出他的無奈和現實,石伊沉默片刻,找服務員拿了一張紙和一支筆,寫下了一串電話號碼交給了鐵頭。

「這是我的聯繫方式,我這裡很缺人,如果你有需要的話可以過來。雖然可能比不上你打黑拳的收入高,但是安全還是有保障的。」

鐵頭看着紙條猶豫了片刻揣進了兜里,隨後鐵頭敬了他一杯酒便離開了。

等鐵頭離開後,石伊和李蛋對第二場比賽失去了興趣。在服務員的引領下,他們來到了樓上的**閑逛。一圈下來,他們又輸掉了兩萬多,這才返回了房間。

「什麼也沒打探出來,還損失了十多萬。」

李蛋回到房間後,沮喪地坐在沙發上。他之前充值了五萬,加上石伊的打賞和會員卡,總共投入了17萬。

「不要着急,在這裡消費的肯定會讓他一分不差的吐出來。」

石伊嘴角上揚,露出一絲自信的微笑,隨後,他從兜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了手機。

手機上正在錄像,隨後他按下了暫停鍵,又反覆看了一遍錄像,確保完好無損,以後才放心的保存下來。

手機上的錄像功能已經被石伊巧妙地利用,他錄下了關鍵的證據。在仔細檢查並確認錄像的完整性和清晰度之後。

「有了這份錄像,舉報他應該可以!」

石伊隨即拿起了電話,撥通了報警電話110。不久,接線員便接通了電話。

「喂,你好,這裡是110。」

「喂,你好,我要舉報XX酒店這裡聚眾賭博,違法舉辦地下黑拳,我這裡有錄像證據。」

「你好先生,請留下您的姓名,稍後會有專員跟您聯繫。」

「我姓石。」

石伊簡單地留下了自己的姓名,接線員登記完畢後掛斷了電話。石伊考慮到僅僅依靠電話舉報可能不夠保險,他又將錄像文件通過微信收藏功能保存了一份。

以確保即使電話中的資料丟失或被破壞,他仍然有備無患。

十分鐘後,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如同雷霆一般震撼着整個房間。李蛋頓時從椅子上站起身來走向門口。當他打開門瞥見門外的景象時有點疑惑。門外,數十名全副武裝的武警人員列隊以待,氣氛緊張而凝重。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李蛋甚至沒有時間喊出一句話,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按倒在地。

「唉,警官,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李蛋的聲音中帶着難以掩飾的驚訝和不解,不明白明明是自己舉報的,為什麼會被當成嫌疑人一樣。

在一旁,石伊也感受到了事態的嚴重性,他急忙邁步向前,意圖阻止這場突如其來的變故。然而,他的動作很快就被周圍的武警人員阻止了。

「我是本次的負責人,這是搜查令,請你們配合。」

為首的警官出示了一張搜查令。

石伊眉頭緊皺,心中湧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他看着搜查令,臉上寫滿了疑惑和不安。然而,警官並沒有給他太多反應的時間。他揮了揮手,兩名武警立刻進入了房間,開始搜查。

突然,警官的目光被桌子上的一個電話所吸引。他伸手拿起電話,似乎想要查看通話記錄。這時,石伊忍不住開口了。

「那是我的私人電話,屬於個人物品,你應該沒有權利查看吧!」

他的聲音中帶着明顯的憤怒和不甘。

然而,警官對此置若罔聞,他的目光依然緊緊盯着那部電話,似乎在尋找着什麼關鍵的線索。

石伊的手機並未上鎖,警官在手機上翻找着,很快他就發現了相冊里的視頻,嘴角微微一笑對着周圍的人說道。

「帶走!」

隨着這一聲命令,李蛋和石伊被戴上了手銬,頭套遮住了他們的視線。他們被強行帶出了酒店,穿過繁忙的走廊,經過了酒店的大堂。大堂經理剛好在前台,偷偷地向為首的隊長使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眼色。

大約半小時後,二人被帶到了公安局,被分別安置在兩間審訊室內。石伊被按在了冰冷的鐵板凳上,四周刺眼的燈光照得他幾乎無法睜開眼睛。

「說吧,你們來這裡想要幹些什麼!」

警官的聲音冷冽而嚴肅,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威嚴。

石伊感到一股沉重的壓力壓在他的肩上,他的背部緊緊貼着冰冷的鐵板凳,周遭的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充滿了緊張和壓抑。

在這刻,他終於領悟到了這家酒店之所以能夠擴張至如此規模,卻依舊屹立不倒的原因。

「我們只是來這裡旅遊的!」

石伊儘力保持鎮定,聲音中帶着一絲顫抖。

「那麼手機上的視頻又是怎麼回事?是誰指使你們這麼做的?」

警官的語氣中帶着明顯的質疑,他的目光如鷹隼般銳利,緊緊地盯着石伊。

石伊深吸了一口氣,試圖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更加順暢。

「那只是偶然拍下的,覺得有趣,就記錄了下來。拍攝視頻並不違反法律吧。」

石伊辯解道,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們懷疑你參加一些違法犯罪活動,現在要扣押你們二十四小時接受調查。」

說完兩個警察走出了審訊室,而石伊聽到這裡差點氣笑了,不過他也不是特別上火,畢竟手機上只是有個視頻而已,又沒有他們任何犯罪的記錄,最多也就關押24小時。

李蛋那邊絲毫不用擔心了,這傢伙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幸好自己提前保留了視頻,要不然這幾十萬就白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