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第1章

北卿墨暗自蹙眉,長的像他母后……

只此一點,他就不可能對那什麼女主有善意,在他看來母后獨一無二,長的相似對母后是一種不敬。

但他還真被勾起了好奇,想看看,到底有多像?

轉身走向匯聚百姓的方向,夢靈大驚,不行,絕對不行,現在還她還沒和二狼相處出感情,這時候決不能讓反派見到女主。

「哥啊,我肚子好疼,我可能要不行了,你背我回府。」夢靈就地蹲下,滿臉痛苦的抱住了北卿墨的大腿。

北卿墨被迫停下腳步,低頭看向腿上的一坨掛件……

看什麼看,小心眼珠子掉出來,還不趕緊把姑奶奶背起來。

「怎會突然肚子疼?」

夢靈眼珠嘰里咕嚕轉了一圈,看着地上失去腦袋的糖人靈機一動道:「肯定是這糖人不幹凈,啊,我肚子好痛,二哥,我們先回府好不好?」

「嘿,你這丫頭滿口胡言,你憑什麼說是我的糖人不幹凈?」

一推着小車的攤販滿臉不悅的走過來,大聲嚷嚷道:「鄉親們都過來評評理啊,俺老胡在這條街做糖人30多年,何時被人吃出過事?」

「剛才這位公子買糖人給的銀錢多,俺還想着多做幾個糖人送過來,不佔便宜,沒曾想聽見這麼一出。」

「兩位身着不凡,想來是出身大家,那也不能滿口胡言污衊俺,這要是傳出去,俺這生意還怎麼做?」

「是啊是啊,老胡做的糖人乾乾淨淨,我們家狗蛋可愛吃了。」

「就是,我們家6個孩子,經常吃也沒有事。」

看着周圍百姓指指點點,夢靈傻眼了,她就隨口一說,怎麼就惹了眾怒了,可眼下要是承認裝的,情況會更糟……

喵的,都怨北卿墨這個白眼狼,這下怎麼辦,要是被認出來身份,我的臉往哪放?

呵,還埋怨上他了,很好,就看你怎麼演。

北卿墨滿臉擔心的蹲下身體道:「夢靈,是不是很疼,你是定遠侯府的大小姐,從小嬌生慣養,想必是吃不慣這些東西,都是二哥的錯。」

百姓一聽,紛紛勸慰道:「竟然是侯府千金,這……這老胡你還是認了吧,沒準真的是吃壞了腸胃。」

「是啊,大小姐身嬌體貴,哪能吃得了這些東西,你道個歉,人家不見得會為難。」

啊啊啊,該死的北卿墨,長的人模狗樣,腦子進水沒安排水管吧,霍霍我的名聲對你有什麼好處?

那個老胡一看就是個一根筋的,要不然就不會追上來,她都看得出來,反派那腦子比猴精還精,豈會不懂?北卿墨就是故意想看她笑話。

果然,在這些百姓「好意」的勸說下,老胡炸了。

跪下叩首認真道:「大小姐,小民就指望這手藝養家糊口,真的沒有做那些黑心商販的事。」

「大小姐實在難受,老胡給您請郎中,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若真是小民的錯,小民……願意任小姐責罰。」

夢靈一僵,這要是看了還不得露餡,連忙道:「你還趕緊起來,本小姐沒大事,不一定是吃糖人吃的,你回去吧。」

「不行,事已至此,小民一定要弄個明白,小姐看看郎中吧,附近就有醫館,小姐您等老胡一下。」

完了完了,剛剛扮演尖叫雞在府里丟人,眼下又現眼到外邊了,怎麼辦怎麼辦,統哥要不你給我點瀉藥?

滾,我也需要美值恢復能量,不可能給你浪費,自己想辦法。

見北夢靈跟那個統哥求救後還一臉急色,就知道事情無果,北卿墨挑眉,看來那東西也並不是要什麼有什麼。

正想着幫她解決了,到底是名義上的妹妹,丟人也是丟他的臉。

還未開口,昨日參加宴會的聶澤,臉色古怪的帶着一個眼角帶着淚痕的女子走了過來。

「諸位,在下聶澤,家父是太醫院判,不妨交給在下處理。」

老胡扯着一個郎中跑回來,聞言大喜道:「是聶公子,公子醫術絕佳,太醫院都讚不絕口,能讓公子出手,小民感激不盡。」

周圍的聲音北卿墨完全聽不見,視線完全鎖定在這個嬌憐的女子身上。

這張臉……最少有5分相似,若是把這嬌憐的氣質變得端莊,那定是會混淆兩人的。

我的娘啊,今兒我是被鴻運砸穿頭了嗎,女主忠犬親自出手,那姑奶奶就是黃泥糊褲襠,不是屎也是屎了,再加上反派二狼提前見了女主……這是什麼地獄級難度的開局?

統哥又不肯幫忙,越想越憋屈,夢靈頓時淚流滿面,傷心太平洋。

老胡見狀急了:「聶公子……您快點啊,這大小姐是不是太難受了?」

聶澤聽了一耳朵粗鄙的話,弄明白了一件事,上官瑤就是那個女主,而他是忠犬,他理解為忠心的狗……

憑什麼他就是狗,那倆就是狼,這公平嗎?

一把握住北夢靈手腕,在對方忐忑的眼神下,略顯幼態的娃娃臉上勾起一個戲謔的笑:「北小姐,你這肚子疼不是因為吃食。」

「看,俺就說糖人絕對沒問題,可小姐這是為何……」

北夢靈一直眨眼睛,跟抽筋似的,希望小忠犬能蓋特到她的意思,千萬別說她身體好得很這種撒幣的話。

小狗狗,你能不能看明白啊,你要是壞了姑奶奶的名聲,明日我就把你小子在家研究春宮圖的愛好,傳遍大雍。

「咳咳咳。」聶澤臉色爆紅,胡說八道,他那是為了研究醫術,那也不是春宮圖,只是沒穿衣服的畫像,為了方便認穴,可她怎麼知道的?

死死捏住北夢靈的手腕,聶澤從牙縫裡擠出話道:「北小姐應是昨夜受了涼,寒氣集中腹部不散,恰好趕上吃食進腹中有些刺激,所以才會腹痛。」

百姓恍然,只是一場誤會,見沒了八卦也就散去,都是貴人,也不好圍觀。

見老胡要走,夢靈喊人站住,在對方忐忑的眼光下,給了一錠銀:「抱歉,本小姐不該壞你糖人名聲,這個算是賠禮。」

老胡見此,立刻躬身道:「小姐也不是故意的,這銀子小民不能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