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湖水撲騰了一會就平靜下來,儼然是沉下去了。

北卿墨仍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北卿墨你個菠蘿雞,虧得我還打算給你兩分顏面,見面就想拿一血是吧,真是小瞧你那扭曲的小心臟了。

我忍不了,統哥,給我換點牛逼克拉斯的裝備,我要弄死他另選大腿。

北卿墨站在岸上冷笑,還想弄死他,看起來人沒事,真是命大。

眼睛環顧四周,沒人很好,上來他再出一次手,還能躲過嗎?

宿主,你是不是忘記了我們在逃命,我已經和主系統割裂,很多功能都沒用了。

草,一時生氣,忘了我們處境,統哥別喪氣,有我在就都不是事兒,先上去再說,總會有辦法的。

身為一個經歷98個世界的快穿者,游泳這種技能,自然是難不倒夢靈。

很快在水中心露了頭,滿頭黑髮糊在臉上,再加上憤恨的眼神,和水鬼沒什麼兩樣。

北卿墨站在湖心小路,臉色焦急:「北小姐,你還好嗎,小民就是不會游泳,不然一定下去救你, 你能游過來嗎,我拉你上來。」

裝,好一個戲精二狼,姑奶奶過去,你絕對會趁機給我一掌。

北卿墨暗暗挑眉,還挺聰明。

深呼吸一口氣,擴大了肺活量,夢靈扯開嗓子大喊:「救命啊,來人啊,本小姐被推……」

「咚」跳水的聲音蓋過了夢靈的求救聲。

獃滯在湖裡,看着北卿墨不斷嗆水,嘴裏還在斷斷續續喊着:「妹妹別怕,二哥絕不會讓你有事。」

夢靈有些麻爪,要遭……

反派太會演了,明明不會游水,卻拚死救妹妹,要不是把她弄下來的兇手也是他,她都要感動的兩眼淚汪汪了。

腳步聲急促,反派美好品德的一面,恰好被她便宜爹看到……

定遠侯北雄急聲道:「快救人,快!」

岸邊跳水聲不斷,北卿墨也一路嗆水到了湖心。

冰冷的手攬住她的腰,俊美面容被湖水打濕,日光灑落,點點晶瑩映襯似仙如妖。

格外殷紅的唇揚起細微的弧度,貼着她的耳際輕聲道:「妹妹,抓到你了。」

啊啊啊,不行了,太會撩了,這該死的誘惑,姑奶奶水泥封心,絕不會被蠱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大狼二狼,都是妖魔。

為了維持不會泅水,北卿墨抱着人,實際是把自己掛在北夢靈身上,聽到這番話後……

另一隻手,不着痕迹的剮蹭那脆弱一折就斷的頸項,懷裡的人身體立刻一顫,看着他的眼神都冒着火光。

恃靚逞凶,北卿墨你丫的怎麼和以前不一樣,你想幹什麼?

手指停住,以前?他確定自己第一次見北夢靈……

身邊水聲清晰,侍從要游過來了,北卿墨閉上眼睛,手卻死死扣在她腰上。

侍從本想分開兩人,卻發現這位據說要成為二少爺的人,把小姐緊緊禁錮,沒辦法只能一起拉上去。

身上第一時間被披上大氅,一男一女都被裹住,看樣子很像偷歡裹着被褥被抓姦的狗男女。

見北卿墨昏迷,北雄急聲道:「快,丫鬟留下,其餘人退下,立刻叫府中醫官,靈靈你沒事吧,有沒有嗆水?」

有事也得變沒事了,北卿墨都上演捨命救妹,我說就是被他把我推下去的,你會信嗎?

旁邊一位氣勢壓人的男子,眸底一沉,怎麼回事,是北夢靈的聲音?

「女兒沒事,爹別擔心。」

感知到刺人的視線,側眸……

我去,大狼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早,這劇情怎麼又對不上了?

一身禁軍副統領的甲胄,筆挺的身姿站在那裡就很壓人,面容鋒利,眸底冰冷,一看就極不好相處。

夢靈還見過他情緒上頭時,眼瞳變成墨綠的樣子,像極了優雅又殘忍的獵豹。

好久不見了大狼,甚是想念你的顏,你的好妹妹又回來了,哥哥的腰不是腰,是奪命三郎的彎刀,你要是讓我摸摸,我就考慮幫你奪徽月國的權。

裝昏迷的北卿墨和北驚雲同時被驚了一下,這丫頭到底怎麼知道這麼多事的?

憑藉他們城府,遇見這種離奇事,自然不會被嚇住,反而藉機分析很多事,她說的劇情……是什麼?

似乎他們的事被事前圈定好一樣,簡直荒謬。

北雄還在一邊關懷,眼下兩人分不開,也沒法換衣服 ,只能等醫官來。

「靈靈,怎麼回事,你們怎麼掉下湖裡的?」

怎麼掉的?你的冒牌好二兒想弄死我唄,不知道哪根筋不對,難道真是因為給自己臉上針刺了胎記,怨恨我?不行,還是咽不下這口氣……

夢靈一臉蒼白,身體掛着一大坨也不影響發揮。

眼神閃躲道:「父親……我今天着急見二哥,出門沒有帶丫鬟,和父親分別後,就帶着二哥,打算去大哥院子安頓。」

「湖心小路就我們兩人,然後……就感覺背後有人推了我一下,父親,我絕對不是懷疑二……」

「混賬,這群王八羔子,弄丟我兩個兒子這麼多年還不罷休,你的二哥剛找回來,就派人暗殺不成?」

「是誰幹的,本侯找出來,一定要扒皮抽筋刨祖墳,靈靈,你二哥肯拚命救你,一定是血濃於水。」

「放心,這件事為父會查出兇手,這下你應該不懷疑你二哥身份了,畢竟陌生人不會泅水,哪裡會為了你跳湖?」

我的天啊,就你這智商還手握兵權,你怕不是大智若愚的過頭了?要不是看在母親面上,我真不想管你這渣爹。

得了,兵權一日不落入兩頭狼手中,你就還是他們要孝敬的爹。

我就凄慘了,一個大雍皇子,一個徽月皇子,兩尊大佛壓在頭上,小白菜啊地里黃啊。

兩個當事人聽到北夢靈明確說出他們身份,皆是驚異,想不到對方是如此身份?

同時都在心裏急速分析,怎麼才能利用知道對方身份這件事,弄到最大好處。

本就是裝的,在醫官到來之前,北卿墨悠悠轉醒。

第一句話就是:「妹妹,你沒事吧,都是哥哥不好,不會武功也不會泅水,只看見人影一閃,被推了一把,連帶把你撞進湖裡。」

媽蛋,竟然對上了她爹的思路……

北雄一聽火冒三丈:「雜碎,竟敢如此欺我侯府,驚雲你叫醫官給你弟弟妹妹好好看看。」

「為父這就進宮,跟陛下說一聲你二弟歸來,明天就舉辦宴會,本侯倒要看看,他們敢不敢光明正大下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