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天天被讀心,女配太難當 第4章_安故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定遠侯一走,氣氛就變得古怪。

兩人還維持在一個大氅里的親密狀態,夢靈使勁推了一把,沒推動……

腰間被捏的地方,反而被牽扯的隱隱作痛,想到一通折騰還是沒改寫這貨要進侯府劇情,氣上心頭,抱住北卿墨的脖子,惡狠狠的咬了下去。

「嘶。」北卿墨眸底閃過不悅,伸出手欲要捏住夢靈的脖子。

卻被一隻手擋住:「夢靈別鬧了,先回去換衣服。」

裹着大氅把她拎起來,獨留地上濕漉漉的二狼,丫鬟們倒是很有眼力見,又給人披上一件,順帶把人扶起來。

擦乾嘴角的血跡,夢靈抱歉道:「二哥……我不是有意的,我有些被嚇到了,可能有些神智失常。」

哈哈哈,二狼這一口你可痛,殺人不成還捏腰,你等着,往後餘生你好不了。

目前看來還是拉攏大狼比較好,在侯府有根基,還有副統領軍職,短時間又回不去徽月,最主要他對我沒殺心,那就來好好培養兄妹情。

身體一軟倒進北驚雲懷裡:「大哥,我有點頭暈,你能不能背我?」

啊啊啊,尖叫雞,我摸到奪命的彎刀,這腰的手感……

系統簡直沒臉看,這是培養兄妹情?宿主腦子怕不是又短路了。

北驚雲低頭看着懷裡的玩意……她是誰?

他來定遠侯府10年,北夢靈一向清冷,絕對干不出來這樣的事,還有不斷聽到的應該是心聲,為什麼能聽見?

見北驚雲發獃,夢靈叫了一聲:「大哥……啊……」

身體懸空,卻是被北卿墨抱了起來:「是二哥害你落水,還是二哥抱着你,不要沾濕大哥衣物。」

跟着丫鬟去往自己院子,夢靈臉上帶上了痛苦面具,這貨是不是故意的,為何非要把手放在她正疼着的腰間?

都到了她的院子,自然不能把人攆走,丫鬟拿來新衣,兩人換上,醫官也到來準備請脈。

床前明月光,地上鞋兩雙,爹爹頭頂綠,姦夫眼前晃。

咱就說這醫官睡了秋姨娘兩年了吧,爹爹還沒發現呢,真的是除了打仗啥也不行。

要不是心傷兒子丟了,娘親也過世,自己服藥斷了再有子嗣的可能,這秋姨娘若有孕,爹爹又多了一個好大兒。

兩人正喝着茶,聽完這口茶差點沒咽下去,這信息量太大了,還有這詩,好文采……

「大少爺,小姐和這位……公子都沒事,喝點驅寒氣的薑湯即可。」

「吳醫官,你在侯府多少年了?」夢靈突然問道。

吳文一怔還是回道:「回小姐,下官已經在侯府任職15年了。」

「這樣啊,那也是府中老人了呢,我聽說你有一嫡子對醫術並不感興趣,趁着未及冠,不防送進青蓮書院,門第不是問題,本小姐給你推薦。」

吳文驚呆了,青蓮書院雖說只是京城的民間書院,但同樣是天下學子打破頭想進的地方。

那裡培養的學子,完全可以和朝廷國子監培養的人才相當,科舉及第的數不勝數。

院長曾是當朝太傅,先帝認可的老師,只不過年紀大了退下,仍舊不忘開書院,為大雍培養人才。

「小姐……這犬子何德何能……」

呵,就憑你是男主的暗棋,你就值得姑奶奶上心。

兩個暗戳戳聽的人疑惑,男主何意,話本里的男主人公嗎?

「不需要多心,別人進自然費事,但院長的嫡長孫女是本小姐好友,安排進去不過是小事。」

「只是看你跟隨爹爹多年勞苦功高,你嫡子也有好學之心,何不成全一二。」

吳文立刻跪地,感激涕零道:「下官多謝小姐。」

「嗯,退下吧,明日宴會後,把你嫡子帶過來給本小姐看一眼。」

看着人應聲遠走,夢靈冷冷一笑。

等你兒子見過他本不該觸及的層面,我倒要看看,你這個區區醫官父親如何滿足他的慾望,到時候……你是誰的棋子就不好說嘍。

本小姐既然回來了,渣爹是還是要保住的,欺負我爹,給你們臉了。

她每穿一個世界都是胎穿,北雄真的是她親爹,只可惜沒能挽救母親的命……

她無心任務後被反派嘎了,任務失敗。

但她還是利用系統做了手腳,回到出生的時候留下傀儡肉身,所以這一世她還是北雄的女兒。

扭曲世界就是在不斷重啟,相當混亂,正因為這樣,快穿部沒人愛來,正是她絕佳的隱匿地點。

聽到心聲,兩人都有些意外,這丫頭年紀不大,心思倒是很深。

三人大眼對小眼也不好不說話,北卿墨一臉親和,站起身道:「見過北統領,剛才落水失態,還請統領不要見怪。」

「父親既然已承認你的身份,叫我大哥即可。」

北卿墨似乎極為開心,認真道:「大哥。」

「嗯。」

嗯什麼嗯,大狼你怎麼答應的這麼痛快,這可是來跟你爭權的啊,別喝茶了,快起來撕。

見人沒有動靜,她只好親自下場:「二哥,你走失這麼久,父親必會好好補償你,不知二哥擅長什麼,想往哪方面發展?」

「說來慚愧,為兄手無縛雞之力只會些詩詞歌賦,沒找到父親之前,一心想着科考,能走仕途是畢生心愿。」

你放屁,你特么武功那麼高,怎麼好意思說自己手無縛雞之力的?

還畢生心愿?你不就是想要踩着父親上位,近距離接觸你父皇和兄弟們,一個個虐殺報仇,你是爽了,可我們一家會被你害慘。

夢靈相當煩躁,和男女主作對是需要站反派,但幫了反派侯府也不一定有好下場,她是打算在這個位面不走的,自然不想自己下場凄慘。

想到這無心再談,說了一句累了,就把兩人攆走。

第一夜,夢靈沒有睡好,夢裡亂糟糟。

朦朧中被系統叫醒:宿主,打起精神,按照劇情,今天宴會男主會來恭賀,再自導自演中毒。

帝皇藉機給你爹扣帽子,這件事雖後來解決,但損失你爹不少聲望,我們要逆着來,就不能讓男主得逞。

知道了,我記得四皇子南宮策恭賀送來的是酒,如果我動點手腳讓北卿墨喝了,結果會如何?嘻嘻嘻……想想就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