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天天被讀心,女配太難當 第6章_安故小說
◈ 第5章

第6章

一杯酒下肚,夢靈所有注意力都在北卿墨身上,就等着毒發了。

北卿墨勾唇,故意咳了一聲。

北夢靈反應極大,上前拍着他的背:「二哥,你是不是不舒服?」

哈哈哈,是不是毒藥發作了,咳血還是腹部疼痛難忍,呀,忘了問統哥冬天裏的一把火是什麼毒了,沒關係,這都不是事,反正不是我遭罪。

連毒性是什麼都不知就敢給他下,這北夢靈是惡毒還是無腦?

「二哥沒事,倒是妹妹,臉色怎麼這麼紅?」

她臉紅?這一說還真是,她怎麼覺得有點熱?

等等……看着二狼眼前的酒杯,再看看自己的,剛才二狼不是摸她手,是調換了酒杯!

統哥救命,二狼這賤人疑心太重了,竟然換了酒杯,我是不是中毒了?

系統無語,宿主這種操作,它已經習以為常,快穿者大多都很精明,唯獨它的宿主,精明裏面透着憨。

那點積分,哪裡夠兌換什麼厲害的毒藥,你忍忍就好了,最多就是酒後亂性。

說到這裡,冬天裏的一把火是什麼葯,她秒懂,簡直想找塊豆腐撞一撞,這玩意下給二狼有什麼用?

北夢靈剛剛及笄,正是女兒家灼灼盛放的時候,本就美極,如今滿臉暈紅,小嘴微張喘息,更是美的驚心動魄。

南宮策移不開視線,打量這嬌態道:「夢靈妹妹可是醉了?」

是醉了,需要男人的那種,你大爺的南宮策,要不是為了對付你,姑奶奶會吃這種虧嗎?

她還不能下場,否則今日劇情又是扭轉不了。

「我……沒事,酒量不好讓四殿下見笑了,元寶,去取碗解酒湯來。」

元寶擔心的看了一眼自家小姐,應聲準備離開。

「等一下,在下這裡有解酒丸,北小姐可要食用,這比解酒湯見效快許多。」隔壁桌一位娃娃臉公子,面色莫名的看着她。

這不是女主未來的忠犬備胎嗎,竟然會幫姑奶奶?

「原來是聶院判家的公子,聽聞聶公子自小學醫,醫術極佳,想必葯也是極好的,多謝公子贈葯。」

聶澤遞上一瓶葯給元寶道:「北小姐客氣。」他是女主備胎,什麼意思?

見北夢靈着急的打開瓶子,聶澤連忙道:「吃一粒即可……」

一瓶全吞了的北夢靈看過來:「你說什麼?」

她畢竟不是真的醉酒,很需要提神醒腦,所以就都吞了,有問題?

聶澤娃娃臉上都是錯愕:「這……這是我調製的醒神丸,與解酒藥效並不相同,吃一粒即可清神,你怎麼全吞了?」

你特么是不是有遲緩症,這話難道不應該事先說?我都吞了你馬後炮有個鳥用?

北驚雲冷酷道:「我妹妹會如何?」

好心還被罵一頓,聶澤有些不開心道:「也不會如何,就會失眠幾日,沒事前說明是在下之過。」

「沒想到北小姐吃藥會如此不忌,是葯三分毒,北小姐下次還是用藥謹慎一些為好。」

呦,你丫的還不樂意了,脾氣不小,看在舒服不少的份上放你一馬,麻溜退下。

「多謝聶公子提點,夢靈謹記。」

幾人嘴角微抽,這內心和外表完全割裂的感覺,真的讓人無語,就沒見過這麼能演的。

聶澤回了席位,時間也差不多,北雄說了一些場面話,着重介紹了一下北卿墨,這宴會就正式開始了。

席間南宮策和兩頭狼相談甚歡,大狼一向少言,看着還好,二狼這貨長袖善舞,和四皇子聊的那叫一個天南地北。

呵呵,果然是親兄弟,一個比一個能裝。

聶澤手一抖,酒水外溢,眼底是壓不住的驚異,他聽見了什麼?

酒宴過半,密切盯着南宮策的夢靈,見這貨面色有些變化,就知道不好……

壞了,南宮策要裝作中毒了,統哥快給我換點有用的。

只有20美值,換一個3秒軟綿綿,和一小包人工血,你自己發揮。

行,快點,我得趕在他之前發作。

酒杯落地碎裂,身體突然發軟,一絲力氣都用不出來,北卿墨驚異的看着北夢靈。

他們是聽不見那個統哥說話的,所以也不知道北夢靈到底換了什麼,又是怎麼用在他身上的。

北夢靈醞釀好情緒,一把撲了過去,用手抹了一把北卿墨的嘴角,頓時紅了一片,成了案發現場。

「二哥!怎麼會吐血?爹,爹你快來看看,二哥吐血了。」

北雄很憤怒,他沒想到真的有人敢再一次拿他兒子下手,真以為他不會反擊嗎?

立刻去叫醫官,清一色的士兵包圍住了整個院落:「諸位不必驚慌,心裏無鬼自然不會有事,本侯弄清楚事實,諸位自可離開。」

看樣子老爹是怒了,竟然派兵直接圍了侯府……

要糟,我身上沒毒藥了,這要是檢查出來二哥沒事,豈不是一場笑話?

摟着北卿墨貼近耳際,看似在傷心,實則是在說話:「二哥,我知道你能動了,我沒想害你,只是為了救爹。」

「南宮策他圖謀不軌,打算給自己下鳩毒謀害爹爹,你有類似的毒給自己下點,我回頭會跟你解釋的。」

反派這麼聰明,自然知曉如今定遠侯倒了對自己不利,定然會配合。

哪曾想北卿墨紅唇微動來了一句:「求我。」

夢靈瞪大眼聽聽這狗比說什麼123,我會為了這點事拉下臉嗎?

臉色爆紅,在北卿墨耳邊小聲道:「好二哥,求……你了。」

北卿墨滿意了,故意裝作難受的樣子,把臉埋進夢靈頸項,實際是為了方便吞下毒藥。

肌膚緊貼着他的臉,是梨花的味道,很好聞,脖頸細膩的觸感讓人很想咬一口。

想到自己被咬的脖子,北卿墨眼裡划過暗光,一口咬住嫩肉,身體顫抖痛苦,儼然毒發的樣子。

啊,疼死了,這狗比搞什麼?

這時候府中醫官全部趕到,趕緊合力拉開北卿墨把脈,片刻後臉色大變:「是鳩毒,快拿銀針過來,快。」

醫官吳文遞過去銀針,眼底划過慌亂,怎麼回事,不是說是四殿下中鳩毒?

南宮策眼裡驚疑,不着痕迹看着自己袖口,不可能,他還沒有下毒,北卿墨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