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天天被讀心,女配太難當 第7章_安故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夢靈被咬的齜牙咧嘴,偏偏還要端着自己清冷的樣子,簡直了……

早知道當初走的時候,就不貪圖清冷美少女的樣子了。

忍着是不行的,什麼都能吃,就是不能吃虧。

想要把二狼推開的時候,系統叮了一聲。

發佈初級集美任務,選定人物北卿墨,宿主緊緊擁抱並表現出濃重擔憂之情1分鐘,獎勵30美值,任務失敗當場竄稀。

夢靈腦子都空白了,第一次聽到這種懲罰……

統哥……你說的竄稀該不會是我想的那個?

是的,抱歉宿主,你也知道我一開始是野生系統,這懲戒是刻在規則里的,改變不了。

特喵的,這麼多人都在,她要是真的竄了……從今以後這身份還如何做人?

此時此刻我心如刀割,統哥的冷漠超出我的負荷。

系統:「……」還有心情貧嘴,看來這份意志力很不錯,那他就放心了,之後的任務……宿主能完成吧?

「哇」哭喪的大哭聲幾乎震穿了北卿墨的耳膜,誰叫兩人挨得太近。

「嗚嗚嗚,二哥你是不是要死了,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怎麼辦,我也不活了嗚嗚嗚。」

北夢靈抱緊北卿墨哭嚎,嚇得醫官一根銀針差點扎進了死穴……

大小姐平日安安靜靜,話也很少,今日是刺激大了,還是……什麼不幹凈的東西附身了?

明明這麼多人在場,施針的醫官生生打了一個寒顫,總覺得後背發寒……

北夢靈為了不竄稀,也是豁出去了。

哭的眼底通紅,一把鼻涕一把淚,全部蹭在北卿墨肩膀,黏糊糊的一大坨。

北卿墨鬆開咬着她的嘴,身體不抖了,面色也不痛苦了,眼神陰冷的看了她一會,「哇」的一聲吐了。

靠靠,二狼怎麼吐了,莫不是吃出毛病了,真的下得去手啊,給自己投毒意思一下就得了,幹嘛吃這麼烈的?

咱就說……他有沒有可能是被你噁心吐的?

胡說,我可是清冷美少女,他眼睛瞎了噁心我?沒看他抱着我占我便宜?

北卿墨忍無可忍,只想把懷裡這玩意甩出去,掙扎着大力推她。

你搞什麼,親密時間還沒到,耽誤我賺積分,小心姑奶奶把你腦袋擰下來。

更加用力,整個人都撲過去死死抱住北卿墨:「啊二哥,你是不是迴光返照了,你有什麼話跟靈靈說,靈靈聽着。」

北卿墨微怔,親密時間……是指必須和他親密嗎?

很奇怪,到底是什麼人要求她這麼做,這種無聊的事因由是什麼?

北卿墨出神的時候,一分鐘結束,系統彈出任務完成提示。

北夢靈一把掀開北卿墨,站起身着急道:「你這醫官怎麼回事,為何還不救二哥。」

醫官臉色古怪中透着膽顫:「大小姐……下官的針都被您壓進二少爺的身體了。」

北夢靈北卿墨同時僵住,什麼玩意,針壓進身體了?

她剛才只想完成任務,自然不會顧及那麼多,北卿墨這貨是二筆嗎,銀針扎進肉里不知道?

北卿墨臉色難看,他服下的鳩毒是真的,身體劇痛時,哪還能感應到銀針扎進了身體。

還好針灸的針和真的銀針不同,上面有防護粗一節的地方,還找得到可以**。

入肉三分再被**,這種視覺……很不美妙,北卿墨死死盯着北夢靈……

不知道是不是扎的深有效果,北卿墨看起來狀態好了許多。

醫官施禮道:「侯爺,二少中的鳩毒並不多,加上解毒及時,雖身上還有餘毒,但只要吃上幾服藥好好調養沒有大礙。」

不愧是戲份很多的反派,居然剛好有鳩毒,還敢給自己服下,牛逼。

北雄雖驚訝自家女兒失態,但想來只是嚇到了,想起昨天兩人剛落水,今日就被毒殺。

臉色前所未有的陰沉道:「鳩毒只能入口中毒,給本侯查卿墨所有入口的東西。」

哈哈哈,機會來了,統哥趕緊的,把男主帶來那壺慶賀的酒里放上鳩毒,我看這貨怎麼解釋?

反派豈是好相與的,你說的他已經做了。

咦,他剛才不是一直在和我親親抱抱,哪有時間放?

咳咳咳……一旁關注事態發展的聶澤綳不住了,北家小姐……當真與眾不同。

這小忠犬咳得這麼厲害,難不成是有隱疾,女主可長點心吧,什麼人都要,也不怕傳染?

聶澤拳頭硬了,下意識挺直身板,直視夢靈,好似在證明自己沒病。

果然病得不輕,腦子怕是也不怎麼聰明,這年頭沒點病也不能叫反派了,大狼被下蠱,二狼會短命,也難怪你們會瘋。

還活着的有限時間裏,報仇是你們唯一的執念了,可惜……之後你們會對女主有憐惜之情,步步退讓。

到時候我這個妹妹,就要正式開啟被虐的劇情了,二狼還會在那之前,再殺我一次嗎,這次我沒有退路了,決不能被殺。

北驚雲,北卿墨,聶澤心裏泛起驚濤駭浪,北夢靈到底是什麼人,知道的東西太多了!

再殺我一次,這次我沒有退路了是什麼意思,她曾經歷過?

「找到了。」醫官臉色慘白,捧着一個精緻的酒壺,這上面的皇家印記讓他膽寒。

四皇子南宮策,面上表情不變,袖子里的手驀然收緊,怎麼會?

北雄沒有因四皇子身份而顧忌,大步走過去拿起酒壺,眼眸凌厲帶着久經沙場的威勢,怒喝道:「解釋。」

眾人鴉雀無聲,就連呼吸都放輕,生怕惹禍上身,定遠侯是真的怒了。

一生征戰,戰功無數,邊境完全是定遠侯穩下來的,和邊境百萬將士浴血沙場,經歷無數次戰爭。

這也導致定遠侯在邊境的威望,遠比帝皇高出太多,就算沒有兵權在手,只要定遠侯一句話,邊境的士兵都會化為北家軍。

這也是帝皇忌憚的把人召回京城,卻沒有提出收回兵權的原因,兵權取決於北雄這個人,並非冰冷的兵符。

眼下盛怒,一身煞氣自然外露懾人,膽小的大家閨秀已經被嚇哭,卻被自家人死死捂住嘴巴。

到底是男主,自然不會被嚇住。

沉穩道:「侯爺為大雍立下無數功勛,本殿絕不會對二公子不利,還請侯爺給本殿時間,今日必給侯爺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