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統哥,你是對二狼情有獨鍾嗎,為什麼要我做這麼噁心的事,還有這台詞……用腳趾給你扣出皇宮你信不信?

北卿墨蹙眉,她又想做什麼?

宿主,集美系統一旦開啟是沒辦法左右的,選定北卿墨頻率比較高,大約是他長的太出色。

夢靈能怎麼辦,不想學狗叫那就得乖乖來,野生系統果然不靠譜,一個懲戒玩的相當花。

二狼,為了我們以後大業,委屈你當一回小心肝了,你別說,我的小心臟跳的有點燃。

見北夢靈突然起身撲了過來,聽見心聲的北卿墨一個閃身。

「啊,我的臉!」

沒想到北卿墨閃的這麼快,一個剎車不及時,整張臉砸進了床榻,壓的相當平……

捂住酸痛的鼻樑起身,幽怨的看着站立一邊的某隻狗:「二哥,你為什麼要躲開,你就這麼討厭我,我是你妹妹啊!」

狗東西,竟然敢害你姑奶奶摔臉,我看你天生就是屬黃瓜的,欠拍!

北卿墨歉疚道:「夢靈,二哥不是有意的,一時忘記了你是妹妹,只想着男女大防了,你現在過來,二哥保證不躲。」

不躲?真的假的?

想到還有任務,夢靈試探的走近,見人真沒躲,再次伸出爾康手想要撲肩膀。

沒辦法,北卿墨身量很高目測超過1米8,她才15歲剛及笄,不搭肩膀借力,根本親不到人家額頭。

隱在袖下的手指,在夢靈傾斜身體的時候也動了……

夢靈只感覺雙腿一軟,「砰」的一聲跪在了北卿墨身前,結結實實的巨響讓她扭曲了清冷的容顏。

「啊啊啊,我要殺了你北卿墨!」

北卿墨揚眉:「夢靈你在說什麼,為什麼要殺二哥?快起來,怎麼這麼不小心?」

失去理智的夢靈,跪着仰頭看向北卿墨。

在心裏咬牙切齒道:給我兌換能治住他的,快點立刻馬上。

意識到宿主要發飆,系統也不磨嘰你還有20美值,耗費10個,兌換5秒大家一起痛,你悠着點。

北卿墨聽到要兌換治住他的東西並沒有害怕,反而很想看看北夢靈的手段。

無論何時,知己知彼才是滅殺敵人的最佳手段。

然而,他萬萬沒想到……

北夢靈就地給他磕了一個大響頭……

又是「砰」的一聲,起身冷笑看着他時,額頭紅了一片。

還不等他明白這是什麼意思,額頭的刺痛讓他懵了一下……

夢靈知道統哥儘力了,如今她們一切重來,想拿捏北卿墨這種高手,怎麼可能容易?

北夢靈只想收拾北卿墨,哪怕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她也得讓他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毫不猶豫又是一個大響頭,她腿疼起不來,就地想到這個辦法。

北卿墨只覺眼前有金星,腦子嗡了一聲,僅剩的腦力告訴他,不能讓北夢靈繼續。

第三下,磕在了北卿墨的手臂上,有力的雙臂緊緊環抱她,限制了她所有的行動。

「夢靈,地上都給你涼傻了,給哥哥還行什麼大禮。」

北夢靈比了一個中指,癱在北卿墨臂彎里,其實她也磕不下去了,太疼了,最主要還頭暈……

這回知道厲害,下次就不敢欺負姑奶奶了吧,是反派又怎麼樣,姑奶奶就不信調教不明白你。

看着懷裡閉着眼,額頭青了一片的女孩,北卿墨眸色微暗,倒是個倔脾氣的。

想調教他……做白日夢都不可能。

把人打橫抱起來放在床榻上,脖頸卻被柔軟的雙臂環住。

閉着眼睛的夢靈,白皙面容染上紅霞,速度極快在他額頭親了一下:「哥哥別擔心,靈靈會永遠保護你。」

說完就拱進被褥里,很抗拒面對北卿墨。

啊啊啊,我的天,太尷尬了,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任務,瘋了,瘋了……

即便系統響起積分到賬的聲音,也不能緩解她尬的要死的心。

剛和反派杠着,轉眼就親人家,北卿墨大概覺得她有什麼大病。

這種可笑的任務……北夢靈到底為什麼所驅使?

輕撫自己額頭刺痛處,那裡剛剛有一點溫暖印上……

年少時母后親吻他額頭的畫面浮現,北卿墨也沒了繼續鬧下去的心思。

一聲不吭,自己去了屋內一角的軟榻躺下。

夢靈也不知是不是磕的太狠有些暈,迷迷糊糊糾結着,在北卿墨的床上睡了過去。

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低頭看着自己衣物被換了,滿臉驚悚,誰換的?

門被推開,元寶跑了進來:「小姐你醒了,嚇死我了,昨天二少爺抱你回來,我還以為您出事了呢,怎麼就這麼不小心和二少爺撞了頭,還暈了過去。」

夢靈無語,這個理由真強大,誰撞頭能撞得這麼狠?

不過反派還能抱她回來,這倒是出乎預料。

收拾了一下,頂着已經青紫的額頭被叫到了前院。

呀,兩頭狼都在,想來男主是找好替罪羊了,春風吹,戰鼓擂,男主無敵還有誰?

「你這丫頭,要你照顧卿墨,你把人照顧的傷上加傷,頭還疼嗎?」北雄無奈道。

看到北卿墨頭頂也青一塊,夢靈心情大好,不悲不喜道:「父親,女兒沒事。」

沒辦法,清冷人設還是要裝一下的,畢竟十幾年都這樣,一下變了誰也接受不了。

「嗯,昨日壽宴的罪魁已經找到,和四皇子沒有關係,為父都處理了,你們以後見面莫要再介意這件事。」

三人同聲道:「孩兒知道。」

「靈靈,為父聽說你要把醫官吳文的嫡子送進青蓮書院,正好帶你二哥去看看,你二哥喜愛文學,或許可以去書院任職。」

「不行!」北夢靈大聲拒絕。

北雄詫異道:「為何?」

嚓,你心疼兒子不想他參與權勢,殊不知人家就是奔着權勢才來定遠侯府,你和二狼對着干,他還不得弄你啊!

北卿墨眼底閃過笑意,看來有人會為他出頭。

「咳,爹你想啊,大哥是禁軍副統領,深受器重,二哥也是您嫡子,豈能沒有官職?」

「知道您是為了二哥好,可有些事不自己經歷,誰又知道您是為了別人好?」

「爹爹若做不到一碗水端平,那未來我們家……會和氣嗎?」